徐清流

我是一个孕夫,请您善良!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起名废大家多包涵。











良堂
“九良!周九良!我的水呢?水呢!”堂堂五分钟之前让九良同学倒杯水来,结果五分钟之后,九良还没进来。
“来了来了,急什么?”
“我不急,你儿子急!”
“不还是你急吗?”
“周九良!你是要气死我吗!”
“您可不能死,死了我气谁去?”
堂堂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接过水来,咕咚咚喝完了一大杯“还要。”
“你是属暖瓶的吧?”
“快去倒水,费什么话!”
自从肚子里多了个小人儿之后,堂堂的脾气愈发大了起来,九良也基本让着他,可是玩玩具这个习惯就是改不了,一见到玩具就两眼发光,忘了自己已经是孩儿他爹了。
堂堂悄悄起床,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周九良到底在干什么,不看不要紧,一看火更大了。
“周九良,你能不能别再玩玩具了!马上要当爹的人了,怎么还打算你儿子出生跟他抢玩具?”
“你叫玩具啊?”
“德行!”
九良放下玩具,搀着堂堂坐下“放心就好了,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我不是会说情话的人,可是先生,您是我的贵人呀!”
堂堂小嘴一撇刚打算哭,立马憋回去“不能哭不能哭,对孩子不好。”





高栾
“你干嘛呢?”高峰趿拉上拖鞋揉着眼睛从卧室出来。
“扫地啊!”
“怀着孕扫什么地!拿过来!”高老板一把把扫把夺过来“胡闹呢!”
“没事啊!这都第二胎了,再说了小精灵那会儿也没这么娇贵,现在不也健健康康的吗?”
“那哪儿一样,小精灵是个男孩,你这肚子里是个小姑娘,累着我姑娘怎么办?”
“合着你是怕累着你姑娘,不是怕累着我?”
“不是不是,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当然是怕累着你了!”
“我真是信了你这张嘴的邪!我怎么就落你手里呢?”
“那能怎么办,咱也是两情相悦啊!”
“去一边去,谁跟你两情相悦,你那是一厢情愿。”
“是吗?”
“是!”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能坐下歇会儿了?”
栾云平扶着腰歪在一旁,看着高峰扫地,天气闷热,栾云平有些喘不过来气,伸手找遥控器,还没碰到遥控器的边儿,高峰立马把遥控器递给他。
“你这扫着地还看着别的地方,能扫干净吗?”
“能,你看多干净!”高峰急着向他展示这一块光滑的地面“其实是怕我照顾不好你。”
栾云平知道,怀孕以来高峰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次自己一翻身高峰都担心地盯着自己看一会,哪有什么一厢情愿,都是两情相悦。





九辫
“九郎九郎,好九郎!”张云雷拽着九郎的手晃来晃去。
“说什么都不行,你就别想了。”九郎咬牙坚持着。
“我就喝一小口,一小小口。”张云雷撇着嘴眼看就要哭出来。
“怀着孕呢,咱不闹,好好喝水。”九郎弯下腰,揉了揉张云雷的脸“等孩子生下来,你想喝多少都有。”
“我不就是想喝瓶饮料吗!饮料都不让我喝,杨九郎你变了,你不爱我了!”
“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不让你喝饮料。”
“你那是爱我吗?你就是怕你儿子出事儿!”
“随你说什么,今儿这饮料你想都甭想!”九郎温柔地把他拥入怀里“得多为自己的身体着想知道吗,你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不能再这么糟践自己的身体了,我什么事都依你,但身体这事儿你得依我,听话。”
“这是你说的,那等小线天出生了,你不能冷落我,你还得像现在这样宠着我。”张云雷从九郎怀里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肯定不会冷落你的啊,想什么呢。”九郎揉了揉他的头发,笑说“今儿中午想吃啥?”
“炸酱面。”
“好,在这儿等一会,我去做饭。”
张云雷侧身躺在沙发上,看着在厨房忙活的人,突然有些犯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九郎透过玻璃看着枕着胳膊睡着的小张老师,嘴角竟然有些亮晶晶的,傻笑了两下,关了天然气,把他抱回卧室。
“九郎…”
“我在呢。”
“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永远。”






饼四
“四爷要喝奶吗?”
“不要。”
“坚果呢?”
“不吃。”
“苹果?”
“哎哟,你想喂死我?”
“说什么呢?老说些不吉利的话!”
“大饼,你儿子踢我了!”
“什么什么?让我来跟他交流一下!”烧饼从冰箱瞬移到四爷面前,耳朵贴在肚皮上,小声说“儿子啊,你可少折腾你爸爸吧,我都不舍得这么折腾他,听话哈,足月儿咱就出来。”
刚说完话,肚皮有一块小凸起“呦呦呦,你这是听见我说话了,跟我击掌呢,这是小手还是小脚呀?”
四爷温柔地看着烧饼“难得见你这么温柔。”
“我对你不挺温柔的吗?”
“不一样,知道吗?”
“哪儿不一样?”
“感觉你突然长大了,有个父亲的样子了。”
“那可不,这是必须的啊!结婚之前你陪我闹,结婚之后还是一样,你包容了我的太多,我无以为报,只能加倍对你好。”
“今天也是情话饼王。”
“我去做饭了,刚九郎告诉我他俩吃炸酱面,咱吃豌豆虾仁面,哈哈,就是无肉不欢!”
“我也想吃炸酱面!”
“那咱就吃炸酱面。”
“你不是无肉不欢吗?”
“你这么多肉,够我欢腾好一阵儿了。”







龄龙
“儿子你行不行啊!撸串都能撸吐了?”九龄一边儿拍着大楠的后背一边吐槽。
“我不行了,这几天总吐,什么也吃不下去,就想吃辣的。”
“你刚不是吃的辣的吗?”
“哎哟我也不知道啊!我先回去了,你去吃吧。”
“我不放心,你在这等我一下。”
简单跟朋友应付了几句,出门搀着大楠等车来“怎么样?好点了吗?”
“好多了。”
“要不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不用吧,没那么严重。”
“不行,还是去一趟,过几天还有商演,身体最重要。”
最终大楠还是妥协了,来到医院。
“什么?怀孕?”两个人异口同声。
“张九龄你疯了吧!不是让你做好防护措施的吗?”
“我做了啊!每次都戴的好好的!”
“那你说吧,怎么办,我现在不想要孩子。”
“你打算咋?不要了?”
“不知道。”
“告诉你,不可能!”说着就要拿手机“走,回家。”
“你要给谁打电话?”
“给你哥。”
“你要干嘛?”
“告诉他你怀孕了,然后你还不想要孩子。”
“你疯了吧,他还怀着孕呢,别让他着急。”
“那你要不要我儿子?”
“要要要,要还不行!”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
“我想喝酸梅汤。”
“你不是想吃辣的吗?”
“可能是龙凤胎呢?”
“你丫就是馋!”
“我不管,就是要吃辣的,就是要吃酸的!”
“都依你,都依你。”





祥林
“哥!你快来啊!”
“怎么了怎么了?哪儿不舒服?”老阎从客厅狂奔到卧室,满眼担心地看着他。
“楠楠怀孕了!”
“我以为你不舒服呢!吓我一跳!”
“我想去看看他。”
“明儿再去吧,今儿都这点儿了,你这儿还大着肚子呢!”
“不行不行不行,我就是要去!”大林躺在床上开始蹬腿。
“哎哟我的小祖宗,小心着点儿!”老阎一把抓住大林不安分的手脚“今儿实在是太晚了,说不定人家两口子也休息了呢,听话,你也早睡,明儿一早我就带你去。”
“那我想喝酸奶。”
“成,我去给你拿。”
拿个酸奶的功夫,大林兴许是折腾累了,倒头就睡着了,老阎拿着酸奶站在门口“这哪是找了个对象啊,这就是个祖宗啊!”
“不喜欢就分。”大林悠悠开口。
“怎么会不喜欢呢!放手心里捧着还来不及呢!”
“酸奶给我。”大林接过酸奶“我不要这个,我要原味的,原味的!”
“好好好,我去换。”
“算了就这个吧!”大林喝了一大口说“哥,明儿你去多买点原味的酸奶吧!”
“成,你想喝什么味的就买什么味的。”此时老阎脑袋里有十几种口味的酸奶在脑袋里来回翻滚,又想了想冰箱囤的各种奶制品,好在这几个祖宗组团怀孕,可以送出去不少,也可以收到不少,这又多了个王九龙,这大个子不是白长的,肯定需要。
“想什么呢?”
“没什么,快睡吧,太晚了。”
“抱着我睡。”大林撒娇道。
“我不敢碰你啊!”
“没事没事,你儿子是个坚强的宝宝!”













点梗完成!
小可爱只点了良堂的孕期梗,可是我想着从来没写过这样的,试着写写吧,不一定所有人都会接受啦,大家看看就行了,爱你们。

评论(37)

热度(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