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清流

想把我唱给你听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良堂

最近周九良很奇怪,从前碰都不碰一下吉他这两天总是看着吉他蠢蠢欲动,有一天孟鹤堂排练新歌的时候周九良盯着发呆,孟鹤堂看见后扬了扬吉他问道“试试?”

让人惊讶的是,周九良竟然接了“试试就试试。”上手很快,孟鹤堂简单的教了几个简单的和弦,坐在一旁看着。

周九良回头咧嘴一笑,不知怎的周九良竟然看得入了迷。

专场结束后的一周,堂堂总是看不见周九良的影子,这天吃过饭孟鹤堂实在忍不住了,放下筷子问道“你这几天总往外跑什么?给我找了一妹妹还是一兄弟?”堂堂自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玩笑罢了。

九良也不往心里去,进了卧室抱着吉他就出来了,露着一口白牙兴致勃勃地说道“孟哥你来。”

“干嘛?拿我吉他干嘛?”堂堂瞥了一眼也没当回事儿,只是乖乖的坐到九良对面的小板凳上。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美丽的眼睛。

……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一首歌唱完,其实两个人都红了眼眶,九良把吉他放在一边揉了揉眼睛说“哎呀眼睛进沙子了。”

“唱的可真难听。”堂堂嘴上嫌弃着,心里却感动极了“下次演出一块唱。”

“不行,情歌只能唱给你听。”


九辫

最近九郎总是听着歌睡觉,还反反复复只听那一首,张云雷觉得奇怪,之前还从来没有这种习惯。

吃过早饭,张云雷问“你最近怎么这么喜欢听歌睡觉?”

“没有吧,就是玩着玩着手机睡着了。”

“每次都是同一首歌?”

“巧合。”

“真巧。”张云雷明显不信冷笑了一声。

杨九郎出了一后背冷汗,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

同天下午,张云雷闹着去楼下散步说很久没晒过太阳了,要补充蛋白质。

“有太阳天儿也是冷。”九郎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围在张云雷脖子上。

张云雷半个脑袋埋进去深吸了一口围巾上九郎的味道“围巾多久没洗了?都臭了!快拿走!”

九郎知道他傲娇,也没搭理他,好像很紧张似的走两步看一眼手机。

“你怎么了?一会儿有事?”张云雷发觉了不对劲问道“怎么总看手机?”

“那个,我想给你唱首歌。”杨九郎总觉得这句话说出来怪难为情。

“我才不听!”

“这可由不得你!”

张云雷捂住耳朵,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只是觉得好玩。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

所以我求求你

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受到一丝丝情意。”

张云雷依然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紧张到捏手指的杨九郎,看准了他的嘴巴吧唧亲了一口“小嘴儿还挺甜。”


祥林

忙着整理《刘汉臣》下半部的壮壮小朋友这几天都不思茶饭,大林看在眼里还是心疼,就算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没日没夜的生活。

“哥,别写了,今儿咱出去吃吧!”

“吃什么?”

“炸酱面吧!”

“炸酱面干嘛还出去吃,我做不就行了。”说完放下笔,哼着歌路过了大林。

“怎么还哼上歌了?”大林听着耳熟,却愣是没想起来是什么歌。

“怎么啦?只能你唱?”壮壮洗了洗手问道“吃肉酱还是鸡蛋酱?”

“当然是肉酱。”大林说的义正言辞。

壮壮在厨房忙活着,大林就在收拾各个房间的卫生,觉得枯燥,顺手打开了壮壮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一连听了十几分钟都是同一首歌。

“来,过来吃饭了。”壮壮端着面条出来看见坐在摇椅上发呆的大林。

“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什么事?”

“比如唱首情歌给我什么的?”

“要不说你这脑子赛八个刘汉臣呢!这你都想得到?”壮壮走到大林身边,把他拽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腿。

“这一次我执着面对

人性的沉醉

我并不在乎这是错还是对

………

我还能用谁的心去体会

真真切切的感受周围

就算疲惫就算是累

我也只能执迷不悔。”

壮壮唱完了,大林不禁找到了自己第一次在台上唱这首歌时的样子,壮壮站在桌子里掐着大腿才忍住不哭出来,这一次他们谁都不用忍,任凭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大林躺在壮壮怀里,深沉的说:“哥,我觉得你还是唱戏好听。”

“我也这么觉得,快吃饭吧面都坨了。”











爱你们❤

要四级考试了,请赐予我力量吧!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