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清流

性别男,爱好你(过渡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小长篇写到一半了,心里一揪。




转眼到德云社封箱,几乎所有人都到场,每次的登台亮相都有着集体婚礼的感觉。

九良在侧幕看着他家先生和别人一块登台,怎么想怎么不舒服,不过没办法,谁让自己多一门手艺呢。节目一场接着一场,本来正经的相声都变成了大型撒狗粮现场。封箱结束后,后台很多人都忙着拍照,小孟这里跑跑那里站站,九良叫也不应,拉也拉不住,就像一匹浪出天际的野马,好在家里没有青青草原。他十七岁就陪他登场,台上无数次把选搭档当成包袱,两个人心里都清楚,是命中注定。



小辫儿倒安静,坐在沙发上抱着玩偶发呆,九郎就比较活跃了,这里转转那里看看,时不时看看他家角儿在干什么,从几个人的缝隙里看过去,小辫儿微微撅起嘴像是在思考什么,皱皱眉,捏捏怀里玩偶的耳朵,一抬头正好对上九郎的目光,嘿嘿一乐也不说话。他眼睛里有星星,他眼睛里全是无所不能小张老师,经历过生死之后的人生,一马平川。


烧饼和小四跟注射兴奋剂之后的状态没有两样,迫不及待地拆开粉丝送来的礼物,收了一堆社会佩奇,小四看看自己的又看看烧老师的,撇撇嘴,酸他的礼物不如自己的好看,烧老师也不放在心上,心口不一小四最拿手,反正最后都在自己家,谁拿着都一样。


高老板靠着梳妆台看照镜子的栾精灵,似乎在交流着什么,却又看不到嘴唇的张开和闭合,高老板抬手捏了捏栾队的脸,栾队偷袭肚子作为反击。他总爱叫他小师叔,他爱叫他栾精灵,什么都好,每一个名字都藏着对他不一样却又同样深沉的爱。



九龄和九龙站在门口,叉着腰,吵的脸红脖子粗,无非就是谁是谁爸爸那点儿事儿,吵归吵,关系反倒越来越亲密,没有藏着掖着的不可告人,却又有些独立的私人空间,有的时候吵急眼了,九龙一撇嘴,将哭未哭时,九龄总能说个笑话逗他笑出来,或者是九龄一委屈,九龙胡噜一把他的头发,顺势抓过来抱,挺好的,彼此能骂彼此一百次,别人若说对方一句不好,那可不是废了他天堂的事了,连翅膀都撅折了。


大林扑在壮壮怀里撒娇,宠溺地揉揉头发,歪着嘴傻笑,何其所幸识你,何其所幸爱你,何其所幸陪你,没有君生吾未生的遗憾,只有陪你度过漫长岁月的决心,前路荆棘密布,也遮不住荆棘后的柳暗花明。


九泰一边抓头发一边看着魂不守舍的老秦,看口型应该是问老秦假期的打算,老秦说去丽江,单身狗一条看看能不能碰见艳遇什么的,九泰分明看出了笑容背后的心酸和无奈。都会好起来的,你是,他亦如此。


岳岳饶有兴致地站在镜子前和孙老师比身材,每次和孙老师站一起,就会忘了自己是个胖子的事实,台上总调侃孙老师能吃,台下总是一个劲儿做好吃的,巴不得他多吃,孙老师问为什么,他说这样就能显得他更瘦啦!陪他从默默无闻到大红大紫,中间经历过心态地艰难转变,除了师父外最应该感谢孙老师帮助吧,小岳岳要求孙老师陪他说一辈子相声,孙老师问如果不呢,他回答,打死你个龟儿孙儿!


于老师一手盘着核桃,一手抱着狗,时不时有人过来点烟顺便和大爷合张照,眯着眼看自家桃儿被徒弟们围着要合照,郭老板合照间隙瞄一眼谦儿哥,悠闲的像弥勒佛,四目相对时又是一眼万年。







😜私信分享给我一个小故事吧?

评论(1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