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清流

我爱你,你不必知道

第一次发文,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大家多做自我批评,还是必须圈地自萌,千万别上升真人啊,自己哭一哭就行了。
欢迎大家来批评,我改正。




结束了这一天的演出,周九良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认真擦着三弦儿,余光一直瞥着坐在一旁鼓捣电视遥控器的孟鹤堂。
“哎你说,这遥控器也够先进,都能语音输入了嘿。”
“你才知道啊!”九良随口搭了一句下茬儿。
“你说咱那时候怎么敢想现在这科技这么发达呢。”
九良不理他,自顾擦着自己的插电三弦儿。堂堂又摆弄了好一会才放手,从九良对面转移到身边“你说,今天咱俩专场算不算成功?”
“成攻?算了吧,你这辈子不可能成攻。”
“哪个攻?”
“你说哪个攻就是哪个攻。”
“跟你聊不下去,没法聊,你说这天儿怎么聊?”
“那你先解释解释快散场小辫儿亲你那下是为什么,我就告诉你怎么聊下去。”
“你还说我,你不也和一线天玩的开心着呢?”
“那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因为咱俩有不同的境遇。”
“滚蛋!”
“从现场人数来看我们票卖的挺好,现场也挺好,不过就这么一场专场就说成功了还是挺草率的。”九良将三弦儿工工整整放在一旁,靠着沙发背说。
“嗯也是,不过今天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那块儿着实吓我一下。”堂堂笑的可爱。
“也惊着我了,粉丝们也是有心了。”因为堂堂的笑容九良一霎乱了心神。
“你看我干嘛?”堂堂感觉出这个人眼神的炙热,不禁后背冒冷汗。
“没什么,天儿不早了,再不睡就该起床了,收拾收拾睡吧。”九良收回目光,起身将手背在身后,眼神里尽是闪躲。
“过几天封箱了,咱也没时间准备相声剧了啊?”堂堂如梦初醒。
“排几个小节目吧,这会儿排相声剧准来不及了。”
“那也只有这样了,行,明天到园子商量商量。”
互道晚安后两个人各自进了屋,九良沾枕头就睡从不担心失眠,堂堂坐在床上翻手机,想着给媳妇儿打个电话问到家没有,正想着手机响了。
“喂,老公,我到家了。”
“嗯本来今天要回家住的,看了看时间也不够了,这会儿都凌晨了,你也快休息吧。”
“好,你也快睡吧,晚安。”
“晚安。”
躺在床上又是一阵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着那天九良突然的表白,他何尝看不懂刚刚那个眼神呢,在这之前每一次的四目相对不都是这样温柔的像水一样吗,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承认的勇气吧,也只能装傻了,像在台上借着每一次演出表露内心一样,表面傻笑着,内心酸楚着,我爱你,你不必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九良早早起床做好早饭,在门口轻声唤他“先生,起床吃早饭了。”
“来了。”
在屋里折腾了好一会才揉着眼睛出来“做了什么饭?”
“什么也别吃,就吃小米儿粥。”九良模仿着堂堂台上的样子。
“今天咱又是上午场?”堂堂一边洗漱一边问。
“哪天不是上午场。”
“今天咱使哪个活?”
“学哑语。”
“谁第一场?”
“老秦和九香。”
“唉咱俩打个赌啊?”一听是老秦,堂主立马玩性大发。
“赌什么?”
“今儿老秦准迟到。”
“不能总迟到吧,不是有滴滴玛莎拉蒂嘛?”
“得了吧,就差把老秦和小梅调成固定搭档了,这俩人绝配。”
“那咱俩呢?”九良突然发问。
“咳,别闹了,快吃,吃完租个小黄车去园子,快来不及了。”堂堂被突然的问题呛到咳嗽不止,九良起身帮忙拍背“那天我说的话,你都往心里去了吗?”
“先吃饭先吃饭。”堂堂手足无措地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九良无奈,既然他家先生不想提,那就不提了吧。
吃过饭后,两人骑着小黄车风驰电掣地赶到园子,果不其然老秦迟到了。
“呦,旋儿来挺早啊,开饭之前来的呢,有进步。”堂堂一看老秦着急忙慌地换大褂不禁喜上眉梢,转头对九良挑眉“我就说吧,他准得迟到,等有时间我跟师父说说,让你和小梅做固定搭档。”
“孟哥,你可别寒碜我了。”
“旋儿不是有滴滴玛莎拉蒂嘛,怎么还迟到呢?”
“有啥也架不住这个堵车啊,好家伙来上班跟渡劫一样的,一步一个坎儿啊。”
“行了,快上场吧,小梅在上场门儿那块儿呢。”堂堂听见台上主持人说欣赏下一个节目,便说。
“今天咱穿哪身儿大褂啊,先生?”
“绿的吧。”
堂堂说过话之后五分钟,九良死死攥着大褂不给他。
“你给我啊。”
“先生我做错了一件事。”九良低头小声说。
“怎么了?”
“我把你大褂儿熨糊了。”九良说过话忍不住笑起来,堂堂也忍俊不禁。
“这下返场有的说了。”堂堂接过大褂儿仔细看了看“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九良掐掐手指说不出话来,堂堂一眼瞥见了他的小动作“手怎么了?”
“没事儿。”
“我看看,”堂堂走到九良面前,命令他把手伸出来“烫的?”
“没事儿又不疼。”
“以后大褂儿我来熨。”
“算了吧,先生。”
日子一天天地过,转眼封箱了。
“我叫孟鹤堂,这是我的搭档,他叫周九良。”台上的堂堂看着师父战战兢兢地说。
大封箱时,堂堂没能和九良一起登台,九良在侧幕微笑看着站在师父身旁的先生,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在九良心里都是那么动人,怎么笑着笑着眼前有些模糊呢,是沙子进了眼吗,还是因为先生终究不是他的先生。
演出结束后已经后半夜了,这天所有人都回家跟家人团聚,而堂堂还和九良坐在剧场的观众席中央,打扫剧场的人还在忙碌着,见是刚刚的演员也没再催促离开。
“九良,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先生,我自十七就跟了您,以后还打算继续陪着您,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这辈子您是我除了前辈以外唯一的角儿,我只捧您。”
“九良,我…”刚想说出什么堂堂的手机响了“喂,老婆,我马上就回去了。”匆匆挂断电话想要继续刚刚的话,还没等开口,九良红着眼眶说“先生,咱…算了吧。”说完转身离开,眼泪跟不上转身的速度,落在了堂堂手心,看着九良离去的背影,不禁攥紧了拳头“九良,我爱你。”
这句“我爱你”说给自己听,未来无论多久都不会说出口,我爱你,你不必知道。







文章灵感来自一个暴虐的视频,如果冒犯都是我的错。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