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清流

外界的质疑不要去理他,这是九良告诉孟哥的,也是告诉我们的,我们好好守护着他们好好的爱着他们,因为了解他们一路走过来的艰辛,所以比谁都希望他们有更美好的未来。


假如他是一只小猫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他是一只小猫


良堂

最近九良总觉得生活乏味的狠,也不是没对象的那种乏味,就是觉得什么都无聊,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

这天老秦提议出去吃火锅,反正九良在家坐着也无聊,弹三弦儿给自己听多少有点凄凉,索性答应了他。

吃饱喝足天儿也黑了,天儿一黑呀天可就黑了。

“你最近怎么了,看你总是闷闷不乐的。”

“就觉得无聊的很,干什么都无聊。”

“三哥啊不是还有三哥呢?”

“你这是不想让我跟你出来啊!”

“哪能啊!走啊蹦迪去!”

“我不去,你自己去吧,回去洗洗睡了。”

“你可真无趣。” 老秦知道劝不动他,识趣地没再说话,心里却盘算着给谁打电话。

“行了你也回去吧!还想送一个大男人回家啊?”

“怪会想好事儿!走了啊明儿见。”

九良缩了缩脖子,半张脸埋在毛毛领里,刚进小区门口听见了一声猫叫,寻着声音看过去,是只纯白色的小猫,看起来也就两三个月大,伸手想摸摸它的脑袋,小猫瑟瑟地躲开了,难得见九良笑了笑,小猫也呆呆地趴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九良看。

九良回身看了看门口的超市还开着门,便说:“我去给你买根火腿肠吧,乖乖的。”

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似的,一直到九良回来小猫都没动一下。

“真是个小可怜。”九良拍拍小猫的脑袋“不如跟我回家吧!”

小猫看起来开心极了,喵喵地应和着。九良把小猫泡在小盆子里,打发好了泡泡,小猫也体验了一下泡泡浴。九良只觉得小猫的眼睛漂亮极了,一闪一闪的。

洗完澡还细心地给它吹了毛,轻轻的嗅一下好像有糖果的味道“就叫你糖糖吧!”

夜很深了,九良盖好被子睡着了,糖糖依偎在九良身边,舔了舔爪子露出一抹狡黠的笑。

天刚刚亮,九良总是感觉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起初以为小猫在翻东西,随后觉得这动静不像是小猫能制造出来的,九良猛地睁开眼,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看脸一个穿了一身白色衣服的男人正在翻自己的外套口袋,着实吓出一身冷汗,九良却像问候老朋友一样说了句“口袋里只有火腿肠。”

“我就是来找火腿肠的,喵~”说着舔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九良往前走了两步“你是那只猫?”

“是的,喵~”

“那有些事办起来就很容易了。”说着九良抱起糖糖朝卧室走过去。

“喵喵喵?”


高栾

高峰抱着猫在公园里晒太阳,报纸看完顺手就把眼镜戴在了猫的脑袋上。正好打旁边来了个朋友,把猫放在一边就招呼朋友去了,还没等说几句话,小猫迈着懒洋洋的步伐来回溜达,等高老板意识到小猫走丢了之后,它已经溜达到家门口了。

“哟不跟你唠了,我家猫怎么又没了。”

“那行,你先去找找吧。”

从公园到回家的路上问了几个人都说,朝家门口走了,可是到家门口也没看见影子,正以为小猫走丢了的时候,看见手边台阶上坐了一个眼生又莫名熟悉的人,还没等高峰开口,男人说道“你在找什么?”

“先生有没有看见过一只猫在这儿路过?”

“我就是。”

“开什么玩笑,”高峰笑了笑说“您快别拿我打趣儿了。”

“没开玩笑,这是你带我脑袋上的眼镜儿。”男人扬了扬手里的眼镜“我叫栾云平。”

“?还给自己取了名字?”

“不行吗?我喜欢这个名字。”

“好好好,那咱现在回家?”

“回家可以,但是我还要跟你睡一张床。”

“为什么?”

“哪儿来这么多废话!”

“好好好,巴不得呢。”


九辫

“养猫是不可能养猫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杨九郎如是说道。

“又不让你一直养,就一天,晚上我们就回来了。”

“别的事都好商量,这件事不行!”

老秦抱着小奶猫的,委屈巴巴地看着九郎。

“那你给放阳台整个笼子扣上。”

“得嘞哥!”老秦从身后拿出笼子颠儿颠儿地跑到阳台。

九郎抱着胳膊表示不想说话,看着老秦嬉皮笑脸地关上了门,九郎也一脚把阳台门关上了。想着看会儿球,突然听见猫爪子挠门的声音,九郎实在忍无可忍,趴窗户上看了一眼,正好和猫四目相对,九郎腿一软就坐地上了“这不是作死吗!”九郎开始后悔同意秦霄贤把猫放在这里,他悄悄地探头看见猫傲娇的眼神,好像在看九郎又好像没看。

“你别挠了,我一会给你吃好吃的。”

小猫可能是真的饿了,一听这话果真不动了,这下九郎可有的忙了,不知道这个小祖宗喜欢吃啥,可着自己喜欢吃的来吧,鱿鱼丝啊牛肉干啊抱了满怀,打开窗户刚要丢过去,看见门口趴着一个男人,九郎匆匆忙忙打开门四处看“猫呢?”又看看男人“猫…猫呢?你…你吃了?”

“我就是。”男人冷冷地回了一句“我饿了,我要吃。”指了指九郎怀里的牛肉干。

“你就是?你是什么?”

“我是猫。”

九郎把零食都丢给他,拿起手机给老秦打了个电话“喂,这猫我能养多久?”

“哥我晚上就回去了,哥您别急。”

“不是我是说,我想养一辈子。”



祥林

最近壮壮同学在宠物店买回来一只灰色的小奶猫,长得精神极了,买回来壮壮就当宝贝似的护着,不让别人碰一下。

“来乖乖过来吃饭了。”阎鹤祥蹲在猫粮旁边,满脸老父亲般慈祥的微笑。

小猫晃着屁股迈着性感的步伐走到壮壮身边,舔了舔爪子靠在壮壮的脚边眯着眼。

“不吃吗?还是上次的那个口味儿啊,怎么能不吃饭呢?”壮壮担心地把它抱在怀里“不舒服吗?”

小猫叫了两声就没动静了,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地面,壮壮担心的不得了,想着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突然觉得怀里的小猫越来越沉,沉到不得不放到地上,壮壮就亲眼看着灰色的小奶猫变成一丝不挂的男孩子,吃惊地说不出一句话,呼噜一把脸,吞吞吐吐地说“那…那个…我是病了吗?”

“哼老男人。”

“你…你是一只猫?”

“是啊!”明显没有一点耐心地回答道“之前的老板姐姐都叫我大林,你别叫我乖乖了,好难听。”

“好的乖乖。”壮壮攥了攥衣角,又看了看猫粮“那…你是吃饭还是吃猫粮?”

“吃饭啊!”

“好,你先吃我的,我再去做。”壮壮喜上眉梢,心里盘算着:我才三十七岁就找到对象了,挺好。






























[前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所以这几天也没有心情写小段子了,看着粉丝数一个两个的减少,一开始觉得也就这样吧都无所谓,后来觉得说关注我的人到底为什么关注我,我很感谢大家可以喜欢我写的东西,我也从来不觉得我写的这些有多好,就是觉得吧能和大家分享一下总是好的,我希望大家可以从我写的小段子里感到开心快乐,我们都要认认真真的生活,没有谁也没有什么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只有我们自己能规定的了我们的生活,爱你们❤]




不是因为不喜欢才分手,我们都很努力地在维持着我们的感情,可是竟然都小心翼翼地连一辈子的诺言都不敢说,承诺这种东西啊虚无缥缈的,其实说出来也未必会信,但是就是不敢说啊,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可是就是没有修补的可能了,与其留在身边看着,还不如放手给他一个新的生活,我很爱他,他很爱我,只是未来的渺茫真的太让人绝望了,你要好好对自己啊,不要再想起我了。


新的一年

我祝大家

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病名为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还是那样一个雨天,跟第一次见面一样的灰蒙蒙,九良撑起自己的衣服盖着堂堂在雨中奔跑,其实没有什么用,但是总觉得心里是暖暖的,而这一次,堂堂轻轻拈着化验单一个人在雨里没有丝毫力气的往前走着。

他知道今天九良不会回来 ,像之前无数个日夜一样的,守了一次又一次冰冷的黑夜。索性电话也不打了,今天是九良的生日,堂堂心里默默地说着:对不起啊九良今年的生日没办法陪你了,可能以后也不能陪你了。

一个人进了厨房,煮了一碗白水面,没有一点味道的一碗面,不是没有调料也不是没有菜,只是自己一个人,随便吃点就好了。

九良在酒吧被无数个人簇拥着,有人起哄要他和身边的男人喝酒,他虽然在拒绝着可是还是端起了酒杯,不知道他在喝交杯酒时有没有一瞬间想起过被自己冷落了很久的堂堂。酒局上所有人都是有目的的,今天是九良的生日,如果他是一直醒着的,他的朋友们是不会罢休的,直到九良醉的跟一摊泥一样的瘫在沙发上,跟他喝酒的男人坐在他身边,右手攀上九良的胸口,轻声细语地说“九良哥,怎么没带你们家那口子过来?好歹也是你男朋友啊!”

“别跟我提他,一天到晚跟要死的一样,真他妈扫兴。” 九良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

“哟!这是怎么了啊!” 男人重新到了一杯酒放在桌子上继续说“不过九良哥啊,你不喜欢人家那病恹恹的样子,可有人喜欢呢!”

“什么意思?” 九良斜着眼睛看着他。

“你不知道?张哥可贼着他呢!”

“张哥?张云雷?”

“是啊还能有谁?” 男人看向张云雷的位置“我有一次看见张哥陪着孟哥去医院了,对了,孟哥生病了?”

九良已经完全听不进男人在说什么了,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酒吧。

堂堂窝在沙发里,借着微弱的灯光,九良看清了一张惨白的脸,觉得后背都凉了“操,你是鬼吗?”

“你回来了?” 堂堂眼神里一闪而过地惊讶,随后又恢复了平静,想伸手把桌子上的化验单收起来,却被九良抢先一步拿了过去。

“怀孕了?” 九良挑了挑眉毛。

“嗯我明天就去把孩子做了。” 语气里没有丝毫不舍得,反而平静的厉害。

九良听了这句话,抬手就是一巴掌“你是该把这个野种做了。”

“野种?” 堂堂嘴角流着血,看着周九良的眼睛“野种?”

“张云雷陪你去的医院?孩子是他的吧?” 九良把孕检单扔在一边,揪起堂堂的衣领“我知道这些日子冷落了你,可是你有必要这么恶心我吗?”

“你怀疑我?”

“怀疑?都被别人看见了!”

堂堂突然倒在九良怀里,鼻血流了他一身,堂堂撑着他的肩膀站好“把衣服脱了吧,我给你洗一下。”

“你…怎么…怎么流鼻血了?”

“上火吧。”

“不用了,我们分手吧,反正你也找好下家了。”九良甩开堂堂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堂堂拿纸巾堵住了流血不止的鼻子,站在原地回想着刚刚在他怀里那一瞬间的温暖,想着想着便脸色苍白地躺在了地上,眼睛缓缓地闭上时,好像看见了在雨里奔跑的两个人。

再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病房里空无一人,四面都是白到让人发慌的墙,孟鹤堂没有力气挣扎,也没有力气说话,只能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你醒了?”张云雷提着早饭进了病房。

“我怎么在这儿?”

“我昨天联系不到你,就去你家找你,你家门没关我就进去了。”

“你的脸怎么了?” 堂堂看清了张云雷脸上的伤“他去找你了?”

“先吃饭吧,我喂你。” 张云雷避开他的问题。

“你都告诉他了?”

“先吃饭。” 张云雷这次的语气明显坚定了许多“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打算瞒着他?”

“他都这样对我了,我的死活对他来说还有意义吗?”

张云雷把粥放在孟鹤堂嘴边,轻轻地说“手术吧,听话。”

“我怀孕了。” 堂堂推开眼前的粥,低头看着稍稍发黄的被单笑着说。

张云雷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本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可是对于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来说,无疑是绝望到喘不过气来。 孟鹤堂缓缓抬头看着张云雷“什么都不要告诉他。”

“把粥喝了,我去趟厕所。” 张云雷把粥推到堂堂面前起身离开。

堂堂看着张云雷走出病房,强撑着身子来到了自己的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嘴唇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脸也苍白的让人心惊“医生,我想做羊水穿刺。”

“根据您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我不建议您做这个手术。” 医生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一句话。

“没关系的,反正也没有几天可以活了。”

医生看了看他的眼睛,虽然虚弱地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但还是能看出眼神里的坚定和平淡。

“那我尽快给您安排手术。”

九良穿着带血的衣服躺在那个男人的门口,男人一开门被吓了一跳“哟!九良哥你来怎么不说一声!” 从头到脚的看了几眼“你和孟哥没事吧?”

“散了。”

“八年啊,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这不正是你期望的嘛?”

“哥,你说什么呢!” 男人扭捏地晃了晃九良的胳膊“你还没吃饭吧,我正要去买早餐,在家等我一会吧!”

九良坐在沙发上,看着胸前的血渍,就像八年前孟鹤堂为了救自己挨了一刀时流下的血渍一样的刺眼。是啊都八年了,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

卖早饭的商贩就在楼下,来回不到二十分钟,看到九良盯着血渍发呆“哥把衣服脱下来吧。你说你也真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打一个快要死的人干嘛?”

“你说什么呢!”九良突然站起身,不好的感觉充斥着大脑。

“孟哥得癌症了不是吗?我那天跟着他两个人来着。”

九良刚想张嘴为他辩解什么,但是想到孟鹤堂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一点人情味儿地说“活该。”

男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相爱了那么多年,但是最后也不过是个仇人一样的身份,男人惊讶于九良的心狠,也咂嘴孟鹤堂的不知检点。

做完羊水检测的孟鹤堂像被抽干了血一样,没有一处是红色的,张云雷握着孟鹤堂的手“哥你说你这是图什么呢?”

“我爱了他一辈子了,不能临了还被他怀疑啊,我没事放心。”

从查出癌症晚期到怀孕,孟鹤堂没有掉一滴泪,他总说被伤的狠了,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其实张云雷知道他一直在忍着,他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因为自己不开心,他尽量每天都微笑着,可是这样的微笑在别人眼里看来,让人心碎。

九良看过孕检单,记得是哪个医院,他把车听到医院门口,始终不敢下车,他不敢相信那个活蹦乱跳的人得了这样的病。

“不好意思问一下,我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孟鹤堂的病人?”

“孟鹤堂,有,今天刚做完羊水穿刺,在走廊最后的那间病房。”

“羊水穿刺?”

“是啊,听说他男朋友不相信孩子是他的,逼一个癌症病人做这么危险的手术,真是狠心。”

九良听完护士这些话,觉得腿都软了,他看着走廊的尽头,觉得病房就在眼前自己却怎么样都走不过去了。

张云雷正好从病房出来,撞上了满眼是泪的九良,轻轻说了一句“滚。”

“我进去看看他。”

“你还有脸来?给你结果不就行了,你自己看清楚了,这个孩子是你的,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让我进去看他一眼吧,就一眼。”九良近乎哀求着张云雷,却被他死死地挡住了。

孟鹤堂听的见外面的杂乱,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你来了。”

张云雷同意让周九良在门口远远地看他一眼,他看见孟鹤堂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嘴角却还能扯出一点点地弧度,以前他总说笑久了就习惯了,有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九良以前最喜欢他的笑脸,而如今看来竟然这么刺眼。

“堂堂…”九良轻轻唤了一声。

孟鹤堂眼睛动了动,却始终没有给他一个正脸,他不想让九良看见现在的自己,苍白的像一张纸。

九良回去之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找最好的医生,可是医生还在飞来的路上,周九良接到了一个电话“孟鹤堂走了。”

顿时觉得天昏地旋,四面八方的墙壁全都向自己挤了过来,又像跌进了海里,那样的让人绝望。

他在离开之前握着张云雷的手说“告诉他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爱上他,最让我开心的事也是爱上他。”

天空放晴了,九良跪在堂堂的墓碑前竟然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是傻傻的看着上面的照片,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一个字,九良知道无论自己说什的都是最无力的,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湛蓝清澈,像孟鹤堂的笑脸一样。










可能有点烂尾了😭


这几天期末复习我也是无心学习啊

堂堂跟九良简直不要太甜了

我想写虐啊

我得活过来啊😭

点梗嘛点梗嘛


#有必要在朋友圈秀恩爱嘛#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良堂

孟鹤堂闲来无事盯着手机屏幕发呆,刷了刷微博看了看自己的超话有没有出新图,无意间看见一个热门话题就是#朋友圈秀恩爱有必要吗#虽然心里明白也就秀恩爱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儿,但是这不是无聊嘛就想着逗逗家里那口子。

“九良九良,你来。”说着就让出一节沙发给九良坐。

“又怎么啦?”九良放下手里的东西,挪到堂堂身边坐下。

“你说咱俩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不想着官宣一下?”堂堂自然地躺在九良腿上。

“你说朋友圈?”九良揉了揉堂堂的小卷毛说“我朋友圈也就那几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费那劲呢!”

“说到底就是不想发呗?”堂堂坐直身子看着九良。

“不是不想发,你说我朋友师兄弟家里人都知道的事儿还干嘛再官宣了?”

“哼!”堂堂抱着胳膊转过身去。

“一天天的没正事儿了就知道想这些有的没的,吉他谱背熟啦?”说着回了卧室。

堂堂窝在沙发生闷气,也是自己多余找这不痛快,不过就发个朋友圈也掉不了一两肉怎么就不能发,堂堂越想越气,刚想跑到卧室找他理论,就看见九良举着手机差点儿怼堂堂脸上,说“这回行了?”

九良精心挑了一张显自己瘦的照片又加了个滤镜才发的朋友圈,堂堂确定了不是仅自己可看才满意地点点头。

“傻样儿吧!”堂堂用脑门儿碰了一下九良的鼻尖儿,自己捧着手机傻乐去了。


九辫

“九郎!周九良都发朋友圈秀恩爱了你说气人不!”张云雷靠在杨九郎肩膀上看着朋友圈。

杨九郎多聪明啊,他懂家里这个小祖宗明里暗里在说什么,可是啊,一下就懂了多没意思啊,就是爱看他撒泼的样子“是啊,八百年不发一回朋友圈,好不容易发一回还是秀恩爱,是够气人的。”

张云雷偷偷白了他一眼,心想傻不拉叽臭河马“就是就是,你看咱俩就是老老实实过日子,也不想着秀恩爱什么的对吧,你爱我我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对啊,净整那些虚的都没用,日子不还得照过。”九郎似乎已经感受到了身旁的灼烧感,不禁缩了缩脖子。

“杨九郎!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张云雷翻出杨九郎的朋友圈,指着屏幕说“距离上次你发爱我的朋友圈已经过去一周了,你说,你为什么不发了!”

杨九郎捂着嘴偷笑说“你再刷新试试。”

张云雷收回手机一脸懵地刷新了一下,看见时间显示一分钟前的一条朋友圈“手机反应这么慢了?我要换手机!杨九郎!我要换新手机!”

“换换换,下午就买新的。”


高栾

高峰正系着围裙在厨房做饭,油烟呛人的很,栾云平说着要帮忙也被高老板推了出去,被拒绝的栾精灵坐在餐桌前摆弄手机,几百年不翻一次朋友圈,今儿也破了一次例,这不翻不知道,翻了就感觉自己身边都是恋爱的酸臭味了,张云雷杨九郎两口子也就见怪不怪了,俩人恨不得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这孟鹤堂周九良俩人怎么也腻歪成这个样了。

“傻乐什么呢?”高老板端着菜出来就看见栾精灵捧着手机傻乐。

“看孩子们秀恩爱呢!”

“谁?小辫儿和九郎啊?”

“他俩就不少见了,还有一对儿。”

“还有一对儿?你师父跟你大爷?”

“小孟儿跟九良。”

“哟这稀罕啊!九良活的跟老艺术家似的还懂秀恩爱呢?”

“那可不,你看。”

高老板接过手机仔细地看了看“九良是个过日子的孩子。”

“看这老半天就说这么一句话啊!”

“要不然说啥?”高老板放下手机盛好米饭“快吃饭吧,你不是想吃西红柿炒鸡蛋了。”

“哪儿是我喜欢吃啊,分明就是西红柿再不吃就坏了。”

高老板偷笑“要不咱也秀回恩爱?”

“算了吧您,这么大岁数了。”

“不是我就纳闷儿了,哪么大岁数了?还没四十呢我,我可委屈死了,你不能看我头发少就欺负我啊!”

“哎呦呦呦怎么了这是?还委屈上了?”

“每次都这样,我不就头发少点儿肚子大了点儿吗,招你惹你了?”

栾精灵面对撒娇耍小脾气的高老板束手无策,拿起手机说“我发朋友圈,我秀恩爱成了吧,你快把你那嘴收回去,大男人撅什么嘴!”

高老板心满意足地拍拍手“成了,吃饭。”



龄龙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要关了我的朋友圈我要退网!”九龙疯了一样在客厅跑来跑去,九龄好像并不在乎,但是出于男朋友的身份还是要假模假式地问一句“耗子给猫当伴娘了?”

“什么啊!你看朋友圈了没?师哥们撒狗粮就算了,高老板啊那是师叔啊!”

“师叔怎么了?师叔也有七情六欲不是?”从头到尾九龄就没抬头看过他一眼,一直专注在自己的游戏里。

王九龙停下脚步,右手朝着九龄的头发就伸了过去“儿子你是不是微信里藏人了?”

“微信里能藏什么人?”

“大姑娘小媳妇儿的,谁知道藏没藏!”

“你等着的,等我打完这把游戏就让你看看藏没藏!”王九龙确实因为这句话消停了五分钟,这会儿九龄的游戏也打完了,没等反应九龙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

翻了翻通讯录,又翻了翻微信的聊天记录,并没有什么发现“无聊没意思。”

“怎么?你还想翻出点儿什么来?”

“我还以为能翻到你偷偷写的情话什么的,结果你备忘录里干干净净。”

“情话为什么要写备忘录?”张九龄把手机拿过来放在一边,说着左手就搭上了九龙的肩膀,头一歪就钻进了他的怀里“情话一般都藏在心里。”

“说一句听听?”

“说多没劲啊,做出来吧!”



贤梅

秦霄贤半夜爬起来看了看墙上挂的年历,快了,快回来了,终于要回来了,想了一年的人终于要重新站在自己面前了。

“嘁,就你们有对象,一个个的欺负谁呢!”老秦翻了翻朋友圈,接连四条秀恩爱的朋友圈,暗暗地送了每一对一个白眼之后重新躺回床上,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禁觉得思念更清晰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个人,然后发一条迟了一年的朋友圈,他想告诉他的全世界,他,秦霄贤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个人。

而正在被洪水猛兽般的思念包围的人这时候已经在飞机上了,清晨就会落地了,再不出六个小时,就能触碰到爱情本身了,而这一切,秦霄贤都不知道。

天亮了好久,秦霄贤才睁开眼睛,趴在窗边看了一会儿满地的雪,满眼都是白色的,真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心情格外好,总觉得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能要涨工资了?

梅九亮站在门口突然很紧张,连敲门的勇气都没有,就这么等啊等,等到老秦出门吃午饭。

“吓我一跳!”老秦一脸懵地抖了一下“你…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不欢迎?屋里藏人儿了?”说着推开秦霄贤,行李箱都不要了,好像已经吃定了老秦金屋藏娇一样。

老秦就站在门口看着他各个屋里都转了一圈儿,等到梅梅重新站在自己面前他才再说“找着了吗?”

“没有。”

“你想我吗?”老秦这才把门关上,步步紧逼像是要把梅梅揉进自己的怀里一样。

“你想我吗?”梅梅抵在墙上反问道。

“想。”老秦很少红眼,哪怕他当时知道梅梅要走也只是简简单单一句一路平安,可是现在他的眼泪却想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砸在地面上。

“我也想你。”

“那我们先发个朋友圈吧!他们都发朋友圈撒狗粮,我都快被虐疯了,现在你回来了,我们每天都发一条好吗?好的!”

“这会儿不应该入活吗?”

“先发朋友圈,先发朋友圈再说别的。”

“????”

















好久没写贤梅,今天写到梅梅的名字突然心里一紧,就是惊觉相思不露,原只因已入骨。梅梅快点回家吧,都等你呢!


想把我唱给你听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良堂

最近周九良很奇怪,从前碰都不碰一下吉他这两天总是看着吉他蠢蠢欲动,有一天孟鹤堂排练新歌的时候周九良盯着发呆,孟鹤堂看见后扬了扬吉他问道“试试?”

让人惊讶的是,周九良竟然接了“试试就试试。”上手很快,孟鹤堂简单的教了几个简单的和弦,坐在一旁看着。

周九良回头咧嘴一笑,不知怎的周九良竟然看得入了迷。

专场结束后的一周,堂堂总是看不见周九良的影子,这天吃过饭孟鹤堂实在忍不住了,放下筷子问道“你这几天总往外跑什么?给我找了一妹妹还是一兄弟?”堂堂自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玩笑罢了。

九良也不往心里去,进了卧室抱着吉他就出来了,露着一口白牙兴致勃勃地说道“孟哥你来。”

“干嘛?拿我吉他干嘛?”堂堂瞥了一眼也没当回事儿,只是乖乖的坐到九良对面的小板凳上。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美丽的眼睛。

……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一首歌唱完,其实两个人都红了眼眶,九良把吉他放在一边揉了揉眼睛说“哎呀眼睛进沙子了。”

“唱的可真难听。”堂堂嘴上嫌弃着,心里却感动极了“下次演出一块唱。”

“不行,情歌只能唱给你听。”


九辫

最近九郎总是听着歌睡觉,还反反复复只听那一首,张云雷觉得奇怪,之前还从来没有这种习惯。

吃过早饭,张云雷问“你最近怎么这么喜欢听歌睡觉?”

“没有吧,就是玩着玩着手机睡着了。”

“每次都是同一首歌?”

“巧合。”

“真巧。”张云雷明显不信冷笑了一声。

杨九郎出了一后背冷汗,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

同天下午,张云雷闹着去楼下散步说很久没晒过太阳了,要补充蛋白质。

“有太阳天儿也是冷。”九郎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围在张云雷脖子上。

张云雷半个脑袋埋进去深吸了一口围巾上九郎的味道“围巾多久没洗了?都臭了!快拿走!”

九郎知道他傲娇,也没搭理他,好像很紧张似的走两步看一眼手机。

“你怎么了?一会儿有事?”张云雷发觉了不对劲问道“怎么总看手机?”

“那个,我想给你唱首歌。”杨九郎总觉得这句话说出来怪难为情。

“我才不听!”

“这可由不得你!”

张云雷捂住耳朵,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只是觉得好玩。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

所以我求求你

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受到一丝丝情意。”

张云雷依然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紧张到捏手指的杨九郎,看准了他的嘴巴吧唧亲了一口“小嘴儿还挺甜。”


祥林

忙着整理《刘汉臣》下半部的壮壮小朋友这几天都不思茶饭,大林看在眼里还是心疼,就算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没日没夜的生活。

“哥,别写了,今儿咱出去吃吧!”

“吃什么?”

“炸酱面吧!”

“炸酱面干嘛还出去吃,我做不就行了。”说完放下笔,哼着歌路过了大林。

“怎么还哼上歌了?”大林听着耳熟,却愣是没想起来是什么歌。

“怎么啦?只能你唱?”壮壮洗了洗手问道“吃肉酱还是鸡蛋酱?”

“当然是肉酱。”大林说的义正言辞。

壮壮在厨房忙活着,大林就在收拾各个房间的卫生,觉得枯燥,顺手打开了壮壮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一连听了十几分钟都是同一首歌。

“来,过来吃饭了。”壮壮端着面条出来看见坐在摇椅上发呆的大林。

“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什么事?”

“比如唱首情歌给我什么的?”

“要不说你这脑子赛八个刘汉臣呢!这你都想得到?”壮壮走到大林身边,把他拽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腿。

“这一次我执着面对

人性的沉醉

我并不在乎这是错还是对

………

我还能用谁的心去体会

真真切切的感受周围

就算疲惫就算是累

我也只能执迷不悔。”

壮壮唱完了,大林不禁找到了自己第一次在台上唱这首歌时的样子,壮壮站在桌子里掐着大腿才忍住不哭出来,这一次他们谁都不用忍,任凭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大林躺在壮壮怀里,深沉的说:“哥,我觉得你还是唱戏好听。”

“我也这么觉得,快吃饭吧面都坨了。”











爱你们❤

要四级考试了,请赐予我力量吧!


“先生,长的可真好看,总想着看一眼再看一眼。”
“那就看两眼再看两眼吧!”

雪落下的声音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圈地自萌勿上升❤










听说,下第一场雪时想到的第一个人,是你喜欢的人喔!


堂良

天气越来越冷了,不穿秋裤出门简直要把腿冻住了,这天堂堂乖乖地穿好秋裤套上花袜子,打算出门买点儿零食吃,还没等开门,九良发来视频,先看见的一定是一口大白牙。

“先生先生你看,”九良转了一下摄像头,雪花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有一片落在摄像头上,趁着还没化朦朦胧胧地看见了还在笑着的九良“下雪了。”

“是啊下雪了,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先生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九良擦了擦摄像头上的水滴好像突然红了眼睛“就是想您想的紧了。”

“过两天不就见到了,你看你又像个小孩子了。”堂堂嘴上嫌弃着其实心里心疼的不得了,十七岁就跟了自己,熬过了最难的那段时间,眼看着就好起来了,反倒要两地分居。

“先生您什么时候忙完啊?”九良揉了揉眼睛进了一家面馆“老板来碗葱油面。”

“很快了,再有一两个星期吧,等忙完这一阵我一定好好陪你。”堂堂也出了门,这才看见一地的白茫茫,突然觉得其实离他很近,最起码还有同样颜色的雪可以看到“这里也下雪了。”

“先生今天老秦又迟到了,我已经替您教训过他了。”九良一脸骄傲地说。

“怎么教训的?”

“罚他买了一套乐高给我。”

“你呀!什么时候能长大?”堂堂宠溺地看着九良。

“先生您知道吗?”

“什么?”

“听说第一场雪时想到的第一个人是你最喜欢的人喔!”

“是你。”

“我也是你。”


九辫

九郎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前看着没有丝毫生气的天空,灰蒙蒙的让人透不过气,突然看到一片雪花从眼前飘下去,接着第二片第三片,脑海里全是去年和张云雷在雪地散步的场景,刚想打电话给他,手机就响了。

“九郎九郎!下雪了下雪了!”

“真好。”

“什么啊!你就这反应啊!”

“不就是一场雪嘛?这么激动干嘛?”其实自己心里比他激动多了。

“哼!我生气了!哄我!”

“好好好,别气了。”九郎隔着屏幕心里实在不是滋味,眼睛红红地看着张云雷“角儿,我想你了,昨儿夜里就开始特别的想,今天这场雪一下,就更想了。”

“呦呦呦!你可好久没这么矫情过了。”

“这儿哪是矫情啊,这是心里话!”

“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我得给您看好家不是?”九郎看了看窗外还在下着的雪,轻轻叹了口气“等过了年,咱慢下来吧,我有点心疼了。”

“累的是我,你心疼什么?”张云雷趴在床上,脑袋一半埋在枕头里,偷偷看着杨九郎。

“就是因为累的是你,我才心疼。要是我自个儿反倒无所谓了。”

“好我答应你,过了年就好好陪你。”

“听说,下第一场雪时想起的第一个人是你最喜欢的人喔?”九郎点了点屏幕上张云雷的鼻尖。

“才不是你!”

“就你嘴硬。”


高栾

高老板还在继续沉迷于捧着平板看老艺术家的经典作品,完全没有看见窗外飘飘荡荡的雪花,等差不多看完天已经黑了,天儿一黑,天儿可就黑了。眼睛不经意瞥了一下窗外“哟呵下雪了?”

立马给栾精灵打了个电话“喂小栾,你们那儿下雪了吗?咱家这儿下了好大的雪。”

“我已经堆完两个雪人儿了。”栾精灵嘲讽道。

“是吗?我看看?”

“看什么看,我不想下楼。”栾精灵很明显的心情不好。

“这是怎么了,脾气这么大?”

“人家都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第一个想起来的人是喜欢的人,这都下了一天雪了你才想起我来?你是不是跟别人在一起来着?”

高老板哭笑不得,恨不能立马飞到他身边揉揉他的脸“你想什么呢?我看了一天的相声段子,刚看见下雪了,这不就打电话给你了,这还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我才不吃醋,你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我不管。”

“我就爱跟你在一起。”

“我才不信呢,外边的世界多好啊,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我都三十几的人了怎么跟那些年轻人比?”

“你是不是想我了?”高峰越来越觉得栾精灵的情绪不太对,不可能是因为怀疑跟吃醋。

“我才不想你。”被猜中心思的栾精灵一下慌了手脚,他看着屏幕里的人,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快回来吧,我想你了。”

“我就知道,我也想你啊,很快就回去了,票都定好了,你就在家等我就行啦!”

“好,我在家等你。”


龄龙

连续很多年的下雪天都是张九龄陪着王九龙过的,当时还用说身边尽些大老爷们儿了,连个女人都没有,其实王九龙心里知道,自己就是为了刺激一下榆木疙瘩一样的张九龄,谁知道这人完全不开窍,只会一个劲儿地说冻死老子了。

今年冬天张九龄独自出差,留下王九龙一个人,表面上欢天喜地,其实两个人心里都隐隐地藏着不舍。

“下雪了。”王九龙站在街道上,抬头看着飘飘荡荡的小雪花,他下意识地想往右看一眼,谁知道这一转头,反倒失望极了。

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拨通了张九龄的手机,一接通就兴高采烈地说“我们这儿下雪了!你看!”

“好我知道了,我还在忙晚一会给你打过去。”张九龄急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好你忙吧。”王九龙无奈地摇摇头,手揣进羽绒服里继续一个人走着。

走着走着看见面前有一个人影子,像极了张九龄,不过他不敢抬头,万一不是,该有多失望啊,他继续走,没走两步就被叫住了。

“儿子!这么快就不认得爸爸了!”

这熟悉的开场语。

“你才是儿子!”九龙看着路灯底下的人,好像也不是那么黑了,仿佛浑身散发着温暖的光,多看了两眼就觉得鼻尖酸酸的。

张九龄走近了说“我长的就这么辣眼睛?”

“你怎么回来了?”

“往常的下雪天都是在一块的,今年也要跟以前一样。”

“为什么?”

“因为,”话没说完,张九龄抬头狡黠地一笑,拽着王九龙的衣领强迫他低下头,嘴对嘴地告诉他“我喜欢你啊!”

九龙难得的害羞,一套组合嘤嘤拳落在张九龄身上。

“干嘛?都敢打爸爸了?”

“我才是爸爸!”

“好好好,你是你是。”张九龄一头戳进王九龙怀里“那爸爸今天晚上要不要好好伺候伺候我?”

王九龙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就觉得张九龄回来后,天气都暖和了起来。







ps:徐清流和狗儿子

儿子:“宝贝下雪了。”

徐:“我知道,我又不瞎。”

儿子:“你想我不?”

徐:“不想,下一个。”

儿子:“你爱我不?”

徐:“不爱,下一个。”

儿子:“嘤嘤拳了解一下?”

徐:“滚蛋!”

儿子:“好嘞!”

徐:“来回滚!”

儿子:“遵命!”

徐:“什么时候来找我?”

儿子:“寒假吧,等你考完试。”

徐:“确定吗?”

儿子:“emmmmmm…下一次下雪的时候吧!”

徐:“据天气预报显示,明天就有雪。”

儿子:“那我不是来早了?”

徐:“什么意思?”

儿子:“我已经到你学校门口啦!”

徐:“??????!!!!!!”